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太陽之下無新事》
2021-10-20 17:20:00

  

《太陽之下無新事》

  余永定 著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20.12

  內容簡介

  本文集收錄了我回國后撰寫的有關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和宏觀經濟政策的主要文章。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對中國宏觀經濟中、短期變化趨勢的判斷;二是對中國宏觀經濟的一些爭議問題的理論探討。

  在整理自己橫跨20多年的討論宏觀經濟形勢和政策文章的過程中,我突然發現:當前學界所爭論的許多重要宏觀經濟問題,在20多年前就已經爭論過了。許多觀點其實在20多年前就說過了,而且所用的語言也幾乎同現在完全一樣。這種感覺源于宏觀經濟自身的“重復性”: 盡管每次“周期”都不盡相同,但模式是相同的。這樣,研究宏觀經濟史、宏觀經濟調控史,檢討自己過去說對了什么、說錯了什么,原因是什么,對年輕經濟學人不犯或少犯我們這些過來人所犯的錯誤,就顯得很有意義了。

  作者簡介

  余永定,牛津大學經濟學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浦山獎學術委員會主席,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學術顧問。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前所長、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前委員。研究領域為宏觀經濟、國際金融、世界經濟。曾獲孫冶方經濟科學獎。

                      目    錄

  代序 (1)

  第一篇 從治理通脹到克服通縮的轉向

  1996年中國宏觀經濟回顧與1997年展望 (3)

  90年代后半期的“沖銷政策”和貨幣政策的無效性 (15)

  1998年中國宏觀經濟政策轉向所面臨的問題 (22)

  中國宏觀經濟管理的新階段 (38)

  中國1999—2000年的宏觀經濟形勢與金融改革 (52)

  亞洲金融危機背景下中國的通縮及國際金融體系改革 (66)

  90年代中國經濟發展與政策演進回顧 (77)

  2000年中國經濟形勢回顧與2001年展望 (95)

  克服通縮主要靠積極的財政政策 (111)

  第二篇 在物價穩定和經濟增長之間尋找平衡

  2003年中國宏觀經濟政策的天平應向防止過熱一端傾斜 (141)

  警惕投資過熱造成生產過剩和經濟效益下降 (151)

  如何認識2003年以來的宏觀經濟形勢 (156)

  分析當前宏觀經濟形勢的一些思路 (171)

  關于2005年財政政策的幾個重要問題 (210)

  中國金融體系及其所面臨的挑戰 (217)

  中國經濟的穩定、平衡增長呼喚積極財政 (233)

  中國宏觀經濟管理:問題與展望 (246)

  組合拳調理宏觀經濟 (265)

  當前股市存在泡沫亟需干預 (274)

  中國經濟的不穩定、不平衡和應對之策 (278)

  抑制股市泡沫的可行措施 (284)

  1998年香港政府穩定股市的經驗 (293)

  應綜合考慮特別國債對宏觀調控的影響 (300)

  如何理解流動性過剩 (305)

  宏觀調控與價格改革 (313)

  通脹、資產泡沫和中國宏觀經濟穩定 (318)

  通貨膨脹嚴重威脅穩定 (338)

  當前中國宏觀經濟的十大問題 (347)

  人民幣匯率升值可以作為治理通脹的一種選擇 (360)

  反通脹要謹防“誤傷” (369)

  2008年中國經濟前瞻:應對三大挑戰 (374)

  第三篇 全球金融危機下經濟增速和結構調整的取舍

  中國內外部經濟形勢及宏觀經濟政策前瞻 (393)

  面對全球金融危機的沖擊,中國宏觀經濟政策應該如何調整? ( 403)

  以財政擴張刺激內需,經濟增速保8%無虞 (414)

  “四萬億刺激計劃”及其他政策問題 (420)

  2009年中國宏觀經濟面臨的挑戰 (431)

  經濟增長過程中“過度需求”和“產能過?!钡慕惶?(439)

  財政刺激取得成功,結構調整不容拖延 (447)

  警惕經濟反彈后的通脹威脅和結構惡化 (456)

  中國的經濟增長與結構調整 (461)

  第四篇 需求管理與“供給側結構改革”之間的重點轉換

  社會融資總量與貨幣政策的中間目標 (483)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的宏觀經濟管理 (494)

  需準確評估“四萬億”后的金融風險 (518)

  經濟增速下降,金融風險惡化難以避免,但不會發生金融危機 (529)

  經濟增長中的房地產投資依賴 (535)

  2014年中國不大可能發生金融危機 (542)

  中國經濟增長的新變化 (547)

  中國企業融資成本為何高企? (557)

  新常態,新挑戰 (567)

  中國企業債對GDP比的動態路徑 (578)

  “寬貨幣”難助資金“脫虛向實” (593)

  中國2015年經濟形勢和宏觀經濟政策組合 (601)

  評2015年股災及增長方式轉變問題 (607)

  當前中國的宏觀經濟形勢和政策選擇:對話黃益平教授(618)

  應再次引入一攬子刺激措施打破通縮局面 (634)

  我為什么主張出臺新刺激政策 (643)

  中國“大規模刺激”是沒有更好選擇的選擇 (647)

  必須扭轉經濟增速進一步下滑的趨勢 (651)

  結構改革和宏觀管理 (657)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能代替需求管理 (664)

  抑制債務一通縮惡性循環,穩定經濟增長 (681)

  央行“縮表”并不意味緊縮貨幣 (691)

  中國是否正在逼近明斯基時刻? (700)

  2018年經濟增長是否可以實現L型筑底? (711)

  把脈2018年中國經濟和中美貿易 (720)

  實施積極財政政策和中性偏松貨幣政策的必要性 (731)

  雙“寬松”,穩增長 (738)

  中國經濟與宏觀調控:問題與出路 (745)

  增長是硬道理 (757)

  后記 (767)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